Raphael37

伦敦间谍【三】

将近五点时,我像往常一样去等斯科特。我对那些为政府卖命的人了解不多,在我的认识里,他们高冷矜持,不近人情,同时又很虚伪,为了保全自己对上司惟命是从。但斯科特不是这样的人,他西装革履,出入各种严肃场合和重要会议,但他为人真诚又亲切,尽管我们相差几十岁,他却是我最好的朋友,他就像一位和蔼的长辈,总是倾听我的牢骚,并给出中肯的建议。

不一会他出来了,看到我,热情地打招呼,并走过来给我一个拥抱。而我则迫不及待地想告诉他我和那个男人的进展,尽管这一周来我已不厌其烦地对他说了又说。

“他打电话给你了吗?”他关切地问道。

“他会打的。”

“都一周了”

“我这辈子从没这么确信过。”

“怎么说”

“因为,不可能就这么结束的,我们之间一定有后续----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是这么认为的。

“你喜欢爱上一个人的感觉,享受充满无限可能性的梦幻时刻。”斯科特笑了笑,说道。

“你觉得我配不上他么”我急了。

他停下脚步,面对着我,“我从未这么想过。”

我一定是让爱情冲昏了头,才会对斯科特说出这样无礼的话,毕竟他从来没有在意我们之间悬殊的身份而和我做朋友,想到这里,我有些愧疚。

“你今晚去哪里喝酒?”

“一个灯光昏暗的老酒吧。”

“我们站在他家门口,相互道别,我当时想把帕维尔的电话给他,因为我没了手机,但他并没写下来,我以为他不想再见到我了,你知道他怎么说么?他说,记住电话号码从来不是我的问题。就好像他能记住世上所有的号码一样。然后,我们握了手,要是以前我可不会因为约会完握一下手就高兴成这样。。。”

斯科特再次停下来,他面前的这个男孩正沉浸在莫名的悸动里,滔滔不绝地讲着他喜欢的那个人,脸上止不住地傻笑,时而羞涩地抠着手指。

“抱歉,我不谈他了。”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了,我连忙道歉。

“没关系,我理解。”斯科特柔声说。

“就是那种感觉,你知道的,脑子里全是他,容不下别人。”我忍不住又说道。

斯科特看着我,眼里充满了慈爱与关切,却隐隐约约闪过一丝惆怅。。。

--------------

昏睡中的我被一阵敲门声吵醒,迷迷糊糊地爬下床,心里却想不起来谁会这么早来找我。打开门,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映入眼帘。

“有时候,不试一试怎么知道结果呢?”这是我那天对他拙劣的搭讪,他看着我,眉宇间流露出的欣喜的神色。

他驱车载着我在伦敦郊外行驶着,我把手伸出车窗外,让凉爽的秋风穿过我指间的缝隙。

“到合适的时候你总会谈谈你自己的事吧。不谈工作,我明白那是机密,别的事就行。”我迫切想了解有关他的事。

“为什么要谈?”他似乎有些抵触。

“交往的时候不是都这么干么,我跟你说我的事,你跟我说你的事。”他不再回答我,我尴尬地笑笑,我们是在交往吧?。。。

他把车停在路边,我们一起下了车,他用钥匙打开后备箱里的一个旅行箱,里面整齐地摆放着短途旅行的必需品。他从一排地图中抽出一册来递给我,他是这样严谨的一个人,在野外散步都要按照着路线。

秋天的草地还没有完全枯黄,被一丛丛的白色野花覆盖着,灰蓝色的天空辽阔无垠,我们一前一后地漫步在河滩上,视线一直延伸到远处的高塔。他向前走着,时不时回头看我,我笑着跟上来。

这里没有贵族餐厅,没有高级包房,没有酒精和毒品,没有嘈杂的音乐和扭动的胴体,只有郊外的风声,在耳边呼呼作响。

潮水已经退去,留下了大大小小的水洼,破旧的船只孤零零地搁浅在泥沙间。我弯下腰,捡起一块块卵石,把它们丢向远方。


伦敦间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

从酒吧出来,已经是清晨了,我的脑袋满是酒精和药品,冷风一吹,又涨又疼。习惯性地摸出一支烟来塞进嘴里,打火机却怎么也点不着。

我脚步虚浮地走着,穿过宽阔的马路,面对高大严肃的办公区,不知何去何从。我希望谁能来接我,或者和我说几句话。于是我拿出手机,拨了一个号码。

对方很快接通了,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hey,各位,我只是想看看。。。你们是不是还醒着。。但是------”另一边骂了句神经病,然后挂断了。

我觉得自己有些好笑,于是一个人顺着路边走了。天渐渐亮了起来,路灯也都相继熄灭,稀疏的车辆从桥上驶过,一群鸽子哗啦啦地飞上天空。

我站在桥的栏杆边,看远处发光的摩天轮,和倒映在河里的星点灯火。

然后蹲下来,一个接一个地打电话。无人接听,挂断,咒骂,无人接听-----

我猛地站起身,“啪”地把手机摔在地上。

它碎成许多块,看样子是修不好了,而我也没有钱再买另一个,我有些后悔,只能蹲下来去捡。

这时,我面前突然多出了一双手,帮我捡着。我一抬头,对上一张陌生的面孔。

“你没事吧?”他一脸认真地看着我,很担心的样子。

“我,我没事。”我有点没反应过来,目光不知该往哪儿落。“你不了解,其实我一直都挺好,真的。”

他打开随身携带的水,递给我,然后伸出手指粘去了我脸颊旁的一滴汗,我紧张地闭起了眼。

我疑惑地看着他的一系列举动,直到他站起身来,向前跑走了。潮湿的雾气和汗水打湿了他的卫衣,他应该是在晨练,途经了这里吧。

“等等,你的水!--------”我挥了挥手中的包装袋。

“你留着吧。”

 

我叫丹尼,在一家物流公司的仓库里做归类邮件的工作,和几个朋友住在东区的一处廉租房里。我像往常一样下班,回到家,同租的室友正在客厅里和他新找的小男友玩乐,他的小男友好像不会说英语,他正在教他说最简单的句子。我上去打了个招呼,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。

躺在床上,几天前碰见的那个男人又浮现在脑海中。希腊雕塑一般棱角分明的脸,卷曲的深棕色头发,认真的表情和话语。。。我心里乱乱的。翻身取那个饮水的包装袋,在昏暗的光线下呆呆地观察了一会,最后决定,我要把这个还给他。

清晨,我早早地来到了第一次见他的地方,我一路奔跑着,手中握着那个包装袋,想到可能再次遇见他,就有种难以抑制的悸动。但他没有出现。我失望地回到了住所,感觉像丢失了什么东西。

第二天,我还是来了,抱着飘渺的希望。湿冷的空气夹杂着细雨扑面而来,从桥上望去,整个天空都空荡荡的,地面上更是空无一人。他没来,我走下桥,孤零零地坐在石阶上,手中紧握着那只包装袋。

突然我感到有人向我跑来,我激动地站起,是他。他依然穿着上次的那身运动装,灰色的卫衣浸了雾水紧贴着他高大结实的身躯。

他也看到了我,于是停下来。

“我想跟你说声谢谢,上次没来得及说。”他一定不记得我了吧,我赶忙递出他给我的包装袋,“上次在那里。”

他认真地看着我,仔细地听我说话。“我感觉你会来,结果你真的来了,有时候就得试一试,不然怎么知道结果呢。”我试着和他搭讪,就像几年前在伦敦街头约“朋友”那样。显然我误会了,他并没有回答我的意思,我尴尬地道歉,把包装袋放在地上,走开了。雨越下越大,我没走几步,回头望去,那个男人捡起了袋子,同样望着我,向我走来。

“我叫丹尼。”

“我叫乔。”

我们并排走在满是积水的街道上,我想问他是不是GAY,但他总看着我,一副认真的表情,使我不知怎么开口。

“我都不知道该问什么了”我不好意思地笑笑。

“你问吧。”他说。

“你。。。是GAY么”

“。。。不是,如果你现在想走,我能理解。”他神情似乎变得凝重。

“我不想走。”我朝他微笑。

我们一路溜达着,他带我来到了他的住处。

“我在投资银行工作,这是公司的公寓,他们对安全很重视。”我顺着他的目光注意到了门上的监视器。他打开门,请我进去。

他的房间真是惊人的整齐!清一色的黑白色调,家具一尘不染,书架上摆着一排厚重的书籍,墙壁上挂着概念化的几何图案,只有我站在其间,一头乱发,衣衫不整。

“那里有阳台,我是说,如果你像吸烟的话----------我去洗个澡。”

浴室那边响起了水声。我顿时不老实起来,走进卧室,轻手轻脚地打开衣柜(我平时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都藏在衣柜里),灰色和棕色的大衣整齐地挂了一排,抽屉里规矩地码着洗净熨烫好的定制衬衣,下一层是一格一格的袜子,我去,这家伙是强迫症嘛。

他还在浴室,我就趁机捣鼓桌上的笔记本,一列列地转动着的数组跃入我的眼帘,这应该是什么机密的信息--------

“砰”地一声卧室门开了,我慌忙关了电脑,转过身来,那个男人站在门口,上身裸着。

“额-------我出去,你换衣服吧。”

。。。。。。

餐厅里----------

这大抵是他常来的地方,我一只胳膊支着脑袋,专心致志地研究菜单。他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突然俯下身,小声地对我说“我能付得起。”

“不是,没有,我只是----”

他一本正经地端坐在对面,饶有兴味地看着我。

“你一定认为我的心思太好猜了,对吧”我也抬起头来看他。

“确实”

“这是坏事么”

“这让我感到很新奇。和我共事的人都太神秘了。”

“我也可以变得很神秘”我想了想说,不太能跟上他的思路。

“你看了我的衣服吧”他眯起眼,露出玩味的微笑。

“啊----呵呵”没想到被他发现了。

他总是这样,一本正经地说话,认真地看着你,偶尔露出富家子弟那种调情似的的微笑,给人神秘莫测的感觉。但那时在我眼里,他是那样亲切友好,不像其他伦敦人那般冷漠淡薄。我们吃完早餐后相互道别,他主动和我握手,目送着我离开,直到我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里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光佐JQ整理(一)

很多看棋魂的腐女小伙伴萌大概都吃的是光亮这对,宿命中的对手,相爱相杀,为了和你站在同样的高度什么的,很戳大家的萌点吧,我是去年才补的这部经典(小时候我们那里真的在电视上没放过啊啊啊),除了对经典的无限赞叹与欣赏外,我很喜欢光佐这对CP,为了让大家也了解这对的动人之处,我把全剧里所有的萌点都整理出来,会分几次更完,希望大家食用愉快。

1.

小光: 

“但我有我的人生目标,除了我就不能找别人吗?”

“我知道了,偶尔下下还是可以的。”

“别在我的脑子里吵了,考完试就带你去下棋。”

小光其实上对下棋没兴趣的,佐为找上他对他来说就是个麻烦,不想下就不下呗,但嘴上一边嫌弃,还一边哄着佐为说考完试就带他下棋,妥妥的傲娇宠溺年下攻啊有木有。

 

2.

小光:“sai, 你真的那么高兴啊”

当小光终于坐在棋盘前,对面是与他年龄相仿的塔矢亮,他回头看看佐为,大概想说“怎麼样,可以下棋了”,但在背后一片幽暗之处,佐为却掩面而泣。小光不禁看呆了,佐为原来这样爱着下棋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后来下完后从围棋馆出来,小光还开心地问“这下你满足了吧”。宠溺啊有木有,然后佐为也笑得很开心,然后ftr一起开心地回家了。

3.

小光:“因为有个朋友,要和他下,来学习基础知识。”

这是小光后来去围棋学校,小明(小光青梅竹马的女孩子)问他为什么时他的回答。那个朋友就是佐为,我不多说了,一想到小光是个顽皮又爱玩的蓝孩子,却要静下心来学围棋的基础知识,有点感动。

4.

有一个细节,就是小光在学校体育课上和同学踢球,佐为就站在操场边上,看见飞机划过天际,激动地得手舞足蹈,比赛中的小光就被分散了注意力,没看球被砸脑袋了。

那时已入深秋,时近傍晚,漫天的夕阳,火红的枫叶,球场上挥洒汗水的少年之中,有个人知道你的存在,时不时在意着你,看着你啊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佐为的所处的不再是一片黑暗的空间,而是小光的世界,在小光的身边,他感受得到秋日的夕阳,躁动的空气,和来自现代世界的繁杂声音。

5.

自顾自地说着,还有一处很萌,就是围棋学校的大叔欺负棋力不如他的人,佐为很生气要小光用围棋打败他,结果小光这熊孩儿直接扣了一盒棋子在大叔头上。有种流氓攻给自家受出气的既视感,简直萌到不行(捂脸)。



《失落》太芥only 半架空 双视角 双时间线 意识流

 

“太宰先生!太宰先生!!。。。”

声嘶力竭的呼喊声伴着阵阵咳喘从密闭的病房中传出,就像绝望中迸发出的最后的力量。

太宰闭上双眼,倚靠在门边,他开始想像芥川此时的表情,惊恐的,渴望的,痛苦的。。。他不禁皱了皱眉,伸出手来,试图触碰一种难以估量的悲哀。。。

冬日的夕阳降下了昏黄的光芒,将他笼罩在其中。终于,他直起身来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他的身后,那一声声呼喊,仿佛哀告乞求的话语,在寂静的走廊里不停地回荡。。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

与芥川的邂逅,只是一个偶然。

那时太宰年纪轻轻,事业有成。凭着英俊的外表和显赫的家世早已站在社会的顶层。他什么也不缺,商场上的纵横捭阖带给他的不仅是事业上的成就,更有心理上的快感,年轻有为的他身边总是围着各色的女人,温柔知性的富家千金与他交流高雅的文学艺术,社交场上的美艳的女子可在一夜风流中满足他的肉欲。。。

但有一件事,却让太宰介怀已久。即他并非本家的长子。

据前人订下的规则,家产与地位将由他的兄长继承,作为次子,他只有眼睁睁地看着他碌碌无为的大哥,将他的所有物剥夺。

这之后隐藏着重重的势力纷争,野心勃勃的他当然不会就此罢手。他要成为主人与独裁者,将死人定下的规则轻蔑地一脚踩碎。他开始以自己的方式,对所谓的既得利益者开着荒诞激越的玩笑。

 

 

 

十一月,已经是深秋里,一阵阵萧瑟的秋风穿过东京的街道,掀起了匆匆来去的行人的衣角。空气中飘飞着细雨,天空显得灰蒙蒙而空荡荡的。

拥挤的人流中,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惊惶地拼命奔逃着,他的单薄的胸脯随着大口的喘息剧烈的起伏着,手里攥着的变形的面包淋了雨,在飞速的奔跑中碎烂,一点点落下来。后面紧追着一群大个子的不良青年,他们张牙舞爪,嘴里骂着脏话。

终于,其中一个骑着机车的黄毛青年挡住了他的去路,那一伙人趁机将他包围起来。一个球棒猛地挥下来,重重地落在他手臂上。钻心蚀骨的痛蔓延开来,他还没来得及惨叫,那人又一脚踹在他的腹部,他一下子跪倒在地,瘦弱的身躯像虾米一样蜷缩起来。他咬紧牙,恨恨地瞪着他们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“在我的地盘偷东西,不想活了”

那人边说,边像踩灭烟头一样用脚碾他的脖子,他难受地咳嗽,另一个人便顺势扒掉他的衣服,使劲地踩他的胸膛,旁边的人嬉笑着,等他们玩儿够了,少年也已奄奄一息了。

“滚吧,不许留在这一带,下次给我看见就杀了你!”

留下一句威胁,不良少年们四散而去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 

天色渐渐昏暗,蒙蒙细雨也已变成瓢泼大雨,少年艰难地站起来,用湿透了的破衣服遮住身上的脚印,一瘸一拐地走着,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,顺着他的脸颊淌下来,来往的闪烁不定的车灯把道路照得明明暗暗,前方变得不可捉摸。

少年实在走不动了,他又冷又饿,倒在了天桥的桥墩旁。疾风卷着暴雨向他猛扑而来,他的半个身体陷在水洼里,腿上的裂开的伤口因因雨水的浸泡变得溃烂,他想坐起来,挪挪地方,但胳膊肿的有些变形,无法支撑住地面。

他只有躺着不动,以缓解身上叫嚣着的痛苦,可饥饿始终折磨着他,他抬起头来,深夜里东京湾涌动着股股黑潮,一次又一次地拍打岸边,对岸,灯火通明的东京塔,摩天轮在雨中显得扑朔迷离,少年瑟瑟发抖地望向黑夜,仿佛看到了死亡。。。。。。

 

 

在他几近昏厥时,一辆车疾驰而来,停在不远处,一个陌生人从车上走下来,他踩着积满水的地面,朝着自己走来。雨势凶猛,密集地打在他的头发上,脸上,一瞬间,他站在了自己面前。

少年惊恐地望着这个高大的身影,绝望地闭上了双眼。

 

忽然,他感到背上一沉,有什么东西覆在了自己身上,陌生的体温透过残破的衣服传来,

他小心地摸索着,一件大衣与一只温暖的手,恍惚中,他感到有人正温柔地抚摸着他脏兮兮的头发,他不禁眯起眼,陷入梦幻。

冥冥中,一对有力的双臂将他抱起来,整个世界都颠倒摇晃着,耳边循环着的关切的话语被呼呼的风声聚拢又冲散,倦意袭来,他轻易地沉湎其中,仿佛再也无法醒来。。。。。。

 

 

“怎么伤得这麼重,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
 

 

 

TBC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

芥川又做梦了,梦景宛如海市蜃楼在他衰弱不堪的躯体上营造出虚幻脆弱的世界。

梦里那个潦倒贫穷的孩子匆匆长大又急于死亡,他好奇地望着太宰,已如止水槁木般的心挣扎着疼起来,眼泪大颗大颗地从眼眶掉落,那是他短暂生命中所有的幸福和苦难。

他舍不得醒来,他想再一次被那人捡回来,他想听那个人的电话,一次也好,不要被挂断,他想让被轻轻地拍着背,这样咳嗽的痛苦就会缓解,他想那个人,可他终究还是走了啊,隔着海洋,那麼远的地方,怕是再也见不到了。。。。。。

 

。。。。。。

 

太宰失眠了,这不是是他回国以来第一次失眠,他起身,燃起一支烟。回头望了望,美丽的美国籍妻子还在熟睡着,他吐出一口烟,一阵失落感随着烟雾在空气中弥漫开来,看了看表,凌晨三点多。他不由走到窗前,目光穿过结着霜花的玻璃窗望向漆黑的深夜。

猛然间,一只冻死的黑猫闯入他的视线,太宰一惊,手里的烟灰缸啪地滚落在地上。

 

“亲爱的,发生什么事了!?“

”这麼晚了,你要去哪?!“

 

 

。。。。。。

医院的走廊里,光线黯淡,值班的看护人员也已昏昏欲睡。窗户开着,凛冽的北风穿堂而过。太宰紧了紧衣服,将白色的雾气哈在手上。

他忘了自己出来的原因,只是一时冲动,等他反应过来,自己的车已经停在了医院门口。

不知为什麼,垃圾桶旁冻饿而死的猫带给他前所未有的恐惧,他生怕有什么不测会发生。

 

再次来到这间病房门前,太宰心情有些复杂。他又一次倚靠在门边,四周的寂静吞没了他,他感到焦灼,他听不到里面应有的细弱的呼吸声,阵阵的咳嗽声,一种难以形容的的不安抓挠着他的心,他拼命抑制住自己想要破门而入的冲动,也许他一开始就不该来,对于已经丢弃的东西,他从不会再看一眼。

 

终于,他拿出携带电话,拨给自己的私人医生

”你马上来   医院,替我看一个人。之后告诉我情况。“

。。。。。。

 

 

已经五点多了,太宰走出病院,准备去开车,他掉转车头的一瞬间,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后视镜里匆匆掠过,太宰心一沉,是樋口。

 

。。。。。。

 

TBC


仿王尓德手法的一篇BL文

骆驼是不洁净的,它不住在文明之地,而在旷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《新约 马太福音》

  野蛮之人,排斥异己之文明,不能辨明美丑与善恶。

  高大的黑衣教士们聚集起来,围成一个圈,那密不透风的黑色圣袍下,是一位身着青绿衣衫的天使,他身体纤细,长着一副东方人的面孔。教士们伸出乌鸦般的利爪,凶猛地撕扯他的单薄的衣衫和柔软的头发。

  偌大的教堂里,站满了身份贵重的王宫贵族,威武的骑士,家财万贯的富商,他们的华服上绣着金色的西番莲,在灯火通明的大厅里熠熠生辉,领口装饰着带斑点的象牙。印度产的稀有的薄纱,包裹住他们枯槁的脖子。他们的的剑柄上缀满了名贵的珍珠与宝石,来自北海的的珍珠,仿佛是美人鱼卷曲的银色长发,红宝石像鸽血一样鲜艳,蓝宝石像大海一样碧蓝。高贵的夫人胸前佩戴着月亮宝石,上面刻着美丽的阿多尼斯像。她们面容扭曲,伸长脖子,好奇地打量着远处的光景,难掩激动的神色。她们的苍白而病态双手隐藏在华丽的圣袍中,宛如秋日萎谢的罂粟花朵……

  没有人知道,上帝的惩罚进行到了哪里,但无论是谁,都遵从神的旨意,屏气敛声。

  没有痛苦的叫喊,没有激烈的反抗,在衣袖的摩擦声中,在急促的喘息声中,在十字架与肉体的碰撞声中,只有压抑的,细碎的呻吟,断断续续,一声,又一声,宛如午夜鸟儿的的哀鸣。

教士们依然拳脚相加,仿佛是神在施恩,给罪孽深重的躯体做最后的弥撒。

忽然,一阵大风掀起,教堂前厅的烛火摇晃起来,忽明忽暗,映在圣母子像灰白的脸上,阴森可怖。雷声也接踵而至,轰隆隆地,在教堂上空炸响。漆黑的夜空中划过几道闪电,将高悬的玻璃花窗哗啦一下照亮。人们开始惶惶不安,孩子们捂住了双眼,女士们紧紧地攥着裙摆,平日里不可一世的爵爷也惊慌失措起来。

就在这时,大主教出现了。

他站在高高耸立的祭坛下,双眼微闭。昏黄的烛光,由上而下打在他苍老的脸上,庄严可畏。

他颤颤巍巍地抬起手臂,将一名教士召唤至跟前,他干枯的双唇翕动着,发出恐怖的声音。

“骆驼是不洁净的,它不住在文明之地,而在旷野。”教士大声说,浑厚的,高昂的声音在教堂宽广的穹顶下回响,将上帝的旨意清楚地传达至每个信徒耳朵里。

残酷的惩罚即将开始。

异教徒的一切都要被神剥夺。

黑衣教士们拔出了腰间的十字架,而绿衣的天使已经奄奄一息。

终于,连续的惨叫从薄弱的的身躯中迸发而出,将一片寂静打得粉碎。

撕心裂肺的叫喊穿透了墙壁,穿透了穹顶,穿透了祭坛,穿透了人们的五脏六腑。

那黑压压的人墙里,究竟是怎样血肉模糊的景象。我拼命地挣脱那束缚我的无力感,恐惧,愤怒,仇恨一股脑地涌上来,那叫声离我那样近,又仿佛遥不可即,时间在此时停止流逝,任由我的双腿循环往复的在原地奔跑着。

最后的挣扎终于停止,人们的脸上恢复了愉悦与轻松的神色。

“你们,杀了他”

他们是父的儿女,有父的神圣生命与性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《新约 马太福音》

  

迷迭香在坟头昏昏欲睡,百合花慵懒地依波靠水,将浓云迷雾拥入怀中,连废墟也坠入沉沉幽梦。

圣诞夜的钟声,一声一声地响起,徐徐地将我召唤,而我衣衫褴褛,腹中空空。疫病将我瘦弱的身躯紧紧缠住,苍蝇与老鼠都来与我为伍,饥饿挖空了我的心房,干渴夺走了我的信仰,我唇舌干燥,双目模糊。

这时,神明向我伸出了双手。

他穿着青绿色的衣衫,散发出月光般皎洁柔和的光芒。寒风呼啸,灌入他宽大的衣袖,仿佛翩翩起舞的蝴蝶,又仿佛大海上鼓动的风帆。我惊异于他的美丽,忍不住用双唇触碰他的手,他肌肤温凉,透着淡淡的没药香气,宛如黎明前草叶上颤动的露珠。

他牵着我,穿越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晚,穿过人迹寥落的街头,穿过圣诞前后的皑皑白雪,我仿佛看到弥漫着雾气的玻璃窗里烤好的面包,看到高大的壁炉里松木的燃烧,看到餐桌上酒杯里泛着光的美酒,看到椅背上柔软的毛毯下的安眠……

当清晨降临,他把我托付给城外的大教堂,并嘱咐修女嬷嬷好好照顾我然后便离去了。

我再也没有见过他,可我却无法忘记。他是东方的神明。我发誓,我要变得强大,成为他的教徒,在他遇险时拯救他。

迷迭香在坟头昏昏欲睡,百合花慵懒地依波靠水,将浓云迷雾拥入怀中,连废墟也坠入沉沉幽梦。

在此时,深夜最深处,我独醒着,准备进行最后的审判。

大主教终于闭上了双眼,等待他的,无尽的永眠。

我黝黑粗糙的手指深入他灰白的假发间,猛地摘下那颗头颅,就像为倦睡者摘下忧伤的冠冕。

我将这颗昂贵的头颅高高举起,悬在祭坛耸立的银色十字架上,此时,周围升起无数的幽魂,他们曾倾家荡产,购买了无数的赎罪券,他们曾拆掉房屋,腾出土地以建造教堂,他们曾被神学控制了思想,他们是冻饿而死的麻风病人,他们是被神圣之火烧死的异教徒……他们围成一圈,点燃了十字架,跳起舞来。

丛丛的火苗窜上长长的木桌,烧着了厚厚的经书,烧毁了圣餐,烧毁了教皇威严的肖像,到处充斥着炸裂的声响。恍惚间,我看到他微笑着,徐徐地向我走来。他轻柔的呓语着,宽大的青绿色的衣衫中飘散出淡淡的清香。

我在熊熊的火光中跪下,俯身亲吻那温凉的双手,任整座教堂都没入一片火海之中。

 

所谓爱猫的人

喜欢猫的人渴望引人注意,却又不喜欢抛头露面。

*喜欢猫的人都有点自恋,喜欢镜子,喜欢自拍。

*喜欢猫的人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,但时不时冒出一句,语出惊人。
*喜欢猫的人不管表面多麽酷,却有一颗童真的心,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!

*喜欢猫的人做事情要麽不做,要麽就做得最好。
*喜欢猫的人讨厌虚伪,不会撒谎。

*喜欢猫的人很自我。
*喜欢猫的人性格很矛盾,喜欢孤单,却又害怕寂寞。

*喜欢猫的人思想还蛮前卫。*喜欢猫的人有点同性恋倾向。跟自己惊人的相象,当然除了最后一条,我还没发现我有这种倾向。呵呵。至于我为什么我喜欢猫,其实我自己也难以解释。可能因为自己的性格跟猫很像吧。我最喜欢猫特立独行的性格.,庸懒中带着妩媚,很爱护尊严,猫不会当着人的面去捕捉老鼠,更不会当着人的面死亡。很挑剔,不喜欢的就是不喜欢。和狗不一样,猫是很少特意的去讨好主人的,它可以是你的朋友,但是却不属于你。“有时候沉默冰冷,有时候温柔腼腆……”
猫的生存能力很强,不是吗?要不古埃及人怎么会用它当神明?九条命。我也希望自己是打不死打不败的,猫一样。望采纳

大学语文第二次作业

 【天仙子】改编

横笛声声,把酒倾听。

午醉既醒,绵愁未醒。

付之流水,诉于清风。

闻于鸣鸟,浮于太空。

时不我待,春色将尽。

镜中日月,白驹过隙。

流年往事,戚戚如许。

后会无期,相思无尽。

沙上并禽,薄暮冥冥。

云破月来,繁花弄影。

灯火昏昏,幕帘重重。

独吟独笑,一饮千钟。

风起天澜,人心不定。

人初静时,落红满径。